M.棠语

【双花】 黄昏

  • 有私设    (乐乐头发酒红色,自带忧郁气息)(霸图在Q市:青岛)

  • 假定第一届世邀赛中国夺冠,第十一赛季霸图再夺冠,后张佳乐退役

  • 双花百花期+乐乐霸图期+微量退役期

  • 没去过昆明,如与事实不符求谅解

  • 文笔渣不喜勿喷



1.

张佳乐喜欢黄昏。

 

张佳乐喜欢昆明的黄昏。


或许是因为昆明四季如春吧,即使在黄昏时,在太阳即将落山的那最后的一小段时光内,阳光依旧是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很舒服。


夕阳不再像白日里那般,晃得人睁不开眼。此时悬着的宛如一个橙红色的大圆盘,将周围的白云染成醉色,一缕缕的,却仍在向四周扩散。蓝天也因此舍身避让,将天幕献给这一片殷红。


倘若还有一片湖,湖面上掠过几只归巢的鸟,倒真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了。



2.

张佳乐的头发是酒红色的。


现在这个年代的小年轻们,追求时尚的真不少。因此大街上各种发色的行人很多,但染成张佳乐这样的却很少。


以前在百花的时候,有训练营的小鬼问过张佳乐。


“前辈,你为什么要染这种颜色的头发?”


小鬼也只是随口一问,张佳乐却一时愣住了。


三言两语的敷衍,张佳乐借口训练匆匆离开。


回到宿舍他把自己扔到床上,开始静静的思考这个问题。


以前的张佳乐还是个根正苗红的社会好青年,面对纷扰的尘世不屑一顾。


直到他在现实中碰见孙哲平。



3.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昆明的一个咖啡馆。地点是张佳乐定的。美名其曰:有良好氛围。


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张佳乐却在傍晚前就来了。


因为经他多年的研究,这家咖啡馆的位置,很适合看日落。


张佳乐坐的老地方一直是一个在二楼的小包厢。落地窗靠着街道,在一个特定的角度恰好能穿过高楼间的间隙,欣赏到最艳丽的日落。


张佳乐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坐在软皮沙发上小口小口的喝,一边撑着脑袋观赏窗外的美景。


包厢门是开着的,张佳乐看的也投入,以至于连孙哲平走进来他都不知道。


“……张佳乐?”


张佳乐一惊,杯中的咖啡洒出一些,点缀在白色的瓷盘上。“?!孙哲平?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孙哲平耸耸肩,在张佳乐的对面坐下,反问道:“那你呢?”


“我当然是来看夕阳啊。我跟你说,坐这里看到的最美了!”张佳乐得意的晃晃小辫子。


孙哲平狐疑地望向窗外。


“哎呀呀是这里啦这里。”张佳乐拽过孙哲平让坐他在自己旁边。


“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张佳乐笑嘻嘻地转过头问孙哲平。


“……张佳乐。”


“啊?”


“你这么有少女情怀?”


“孙哲平我去你丫的!”这是张佳乐学会的第一句北京话。不得不说张佳乐在说北京话这一点上天赋不错,不过就是没用对地方。


“你很喜欢看日落?”孙哲平要来一杯拿铁和几块华夫饼,问。


张佳乐说:“是啊,你不觉得黄昏时的昆明很温柔吗?”说完拿走了孙哲平面前的一块华夫饼。


孙哲平心说张佳乐你还真是自来熟一点也不客气,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而是认真地看着偏头望窗外的张佳乐,过了半晌说:“张佳乐,你把头发染成酒红色会更漂亮。”


“哎?”张佳乐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他,“真的?”


“嗯,和夕阳很配。”


所以张佳乐就去染了。当时孙哲平还是有点惊讶的,张佳乐倒是不以为意:“你不是说好看嘛,我就去染了啊。”


后来张佳乐觉得自己是有点冲动。嘛,算了,好看就行了。


随后在网上炸开的张佳乐的照片上,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少年扎着小辫,手上端着一杯咖啡。画面上方的夕阳和晚霞衬着发色,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抑郁感。张佳乐也因此被贴上了“自带忧郁气息”的标签。


当然,这个标签也早被某百花老队员的各种“双花互怼“”联盟一枝花日常犯二“系列的照片推下去了。哦这就是后话了。



4.

后来百花战队成立,是张佳乐定的训练室的位置。

 

他在崭新的训练室里探头探脑,把每一个座位的视野都观察了一番,宣布最靠窗的是他的位置。


据百花战队孙队长透露,张佳乐那时的样子就像一个在摸索着哪里能藏好最爱的棒棒糖而不被发现、最后找到了最佳储物地点的小孩,开心的小辫都要飞起来。


于是,每天傍晚时分,百花的训练室里总坐着一个扎小辫的少年,捧着一杯饮料,或是手拿一袋零食,安静地坐在窗边目送夕阳的西下。


哦你说训练室里不能带饮料和零食?张佳乐表示:我是副队有特权。而且孙哲平也默许了他的行为,并且以“乐乐看夕阳的样子很好看”作理由说服了群众(百花队员表示:所以孙队这就是你用副队的照片当手机壁纸的原因吗)。


由于张佳乐的这个小爱好,导致孙哲平也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陪着张佳乐看夕阳。他还记得那天的夕阳很红,晚霞也看着很炫;还记得两个少年撞在一起的拳头和那句异口同声的“百花是冠军!”



5.

不过在张佳乐加入霸图后这个习惯就淡化了。


除了不敢面对韩文清的钱包脸,张佳乐也意识到了,青岛的落日再美,也不是他们在昆明所望的黄昏了。


物是,人非。


其实在张佳乐回答出那句“为了冠军”的时候,他转身的背影,是多么令人心酸。林敬言也表示,张佳乐在不闹腾、安安静静的情况下,的确是自带忧郁气息的。可能是因为他的头发吧,他的荣耀历程,仿佛也如夕阳一般,充满着不甘和顽强。



6.

张佳乐在获得一座世界冠军奖杯和第十一赛季冠军后宣布退役。


他觉得自己也不再年轻了。电竞圈也很残酷,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舞台也该交给像高英杰那样的未来了。


张佳乐在以前就想过,自己退役后该干些什么?


他在深思熟虑吧后决定,果然还是开一个咖啡店吧。


他回到昆明,当年的咖啡馆也快关门了,张佳乐便顺势接了下来。


现在是老板了,张佳乐却还是喜欢那个老位置。小包厢内的桌子上摆上了电脑,张佳乐知道自己还是喜欢着荣耀的,整天开着小号在网游里虐菜也很有趣,张佳乐想。


他退役的消息没有特意告诉某一个人,孙哲平也没有。反正发布会上都说了,就没有重复的必要了吧。


没有必要了。



7.

张佳乐坐在自己的小包厢内,开着电脑玩荣耀。


虽说是当了老板,不过他从不露面。将咖啡馆的大小杂事交给小表妹处理,张佳乐的甩手掌柜做的不羞不臊。


黄昏又一次降临,张佳乐退了游戏,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啧,冷了。张佳乐抱着双臂靠在沙发上,自退役以来第一次感到了……寂寞。


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孙哲平,因为他自己也不值得该怎么面对他。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孙哲平也没有找过自己。张佳乐苦笑。


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我喜欢他了吧。


我们……已经没有交际的必要了。


忘了吧。


思绪还在不受控制,却硬生生被一道熟悉的嗓音扯回现实。


“喂,张佳乐。”


张佳乐的瞳孔猛地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倚在门边的孙哲平。


“你……你……你不要训练吗?”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我退役了啊,你不看新闻的吗?”


张佳乐沉默。他确实没有看。其实到头来只是自己懦弱而已。


孙哲平走到他身边坐下:“嘿,你缺不缺个人陪你看日落?”


张佳乐笑着看他,眉眼弯弯的:“不缺。”


“我缺个人陪我过一生。”


孙哲平勾唇,伸手挑起张佳乐的下巴,凑近覆上张佳乐的唇:


“乐意奉陪。”


           ——END——